第131章 王廷尉杀人不用刀
书名:混在红楼 作者:猿程旭 本章字数:3496字 更新时间:2021/07/25 01:17:22

王璟华见搜罗了这些铁证,足以回去交差,给二人定罪了,便冷笑着拱拱手道:“多谢公子配合,我们这便回去交差了,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几个来吊唁的宾客本以为宁国府已经没事了,如今又见顺天府的人来,先是抓了人,这会子又抄了家,都恐宁国府又坏了事,一个个都找各种籍口溜之大吉了。

贾政见差役们去了,忙问如何了,贾瑞摇摇头道:“到里头找了珍大嫂子一起说吧。”

来到内宅,因事关贾蓉,可卿也没有回避。

听了贾瑞说的搜出那些证物来,尤氏哭到:“蓉哥儿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他要银子,就不能和我开口?非要做出这等事来,如今被人拿了去,可如何是好!

如今你珍大哥已经去了,就只留下蓉哥儿这么一个种,倘或再有个三长两短,日后我在九泉之下有何颜面去见老爷,去见祖宗们!”

贾瑞劝道:“嫂子也不用太着急,依我看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毕竟蓉哥儿他们骗的是薛蟠。薛蟠也不知道是蓉哥儿他们骗了他,若是知道,也不会去告官的。

我已经让薛蟠同顺天府说了要撤了案子。俗话说民不举官不究,没有了苦主,这事也便不了了之了,到时候和薛蟠商量着赔了他银子也就是了。”

尤氏听了这话才心下稍安,擦了擦泪道:“这么着自然是最好了。瑞哥儿,你和薛大爷是最要好的,好歹帮着从中间周旋周旋,蓉儿骗了他多少银子,我都赔给他,等蓉儿出来了让他去磕头赔罪……”

贾瑞说道:“没的说,毕竟都是亲戚,薛蟠也不会为难的。”

说话间,有人来报王子腾带着薛蟠来了,众人听了忙让请进来,只当是这件案子有了眉目了。

没想到王子腾却是双眉紧锁,跟在后头的薛蟠也垂着头不言语。

让了坐,贾政便问道:“内兄亲自过来,可是有什么消息了?”

众人也都看向王子腾。

王子腾也不卖官司,直接说道:“不好办了!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我是想着带蟠儿去消了案子,直接将人带回来的,没想到竟然不准!

后来才知道,是这事被大理寺知道了。那大理寺卿王泽因上回在宁府里因贾珍的事失了面子,这回要为难为难。

便暗中知会了顺天府尹李穆,推脱涉案金额过高,恐有其他苦主,不给撤案,也不让我们见上一面……”

众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惊,尤氏不免又落下泪来:“这可如何是好?却不知蓉哥儿所犯之事,当如何论罪?”

王子腾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才问来的,按大乾刑律,凡用计诈伪欺瞒官私以取财物者,并计诈欺之赃,准窃盗论。”

尤氏听了念佛道:“不过是窃盗,倒也不严重,很该让官府里打他们一顿板子。”

贾瑞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法盲嫂子,尤氏还真以为偷盗就是小罪,打几板子就完了?你以为贾蓉贾蔷两个是在菜市场上偷了块豆腐?

出来混,难免要和官府打交道,为此贾瑞还特意看过大乾律,虽然具体惩罚记不太清了,但是他记得,偷一头牛就是死罪!

果然,王子腾叹了口气道:“按律,盗银六十两,钱帛等物值银六十两以上,俱问发边卫永远充军;盗银百两以上者,绞……”

此话一出,尤氏两眼一翻,又抽了过去,重女眷忙抬着往里头去救了,贾政只重复着:“这便如何是好!内兄,若是这边多使些银钱打点一下顺天府和大理寺,再让瑞儿私下里去找王泽磕头赔罪,能否平息此事?”

王子腾摇头道:“万万不可。这事明摆着是王泽要借机报那日之辱,若送银子去给他,倒多了一项行贿朝廷命官的罪名。

王泽也是家境殷实的,又有爵位在身,换做我是他,不要银子也要让宁府吃个大亏才能出气。”

贾瑞也叹了口气道:“或许,宁府那块丹书铁劵是不能保全了。倒是我那日做得太过了一些,没想到竟惹下如此祸端……叔叔,你说咱去找黄四爷说说,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王子腾听了只是摇了摇头,贾瑞也猜不透是没有回转余地还是不能去直接找永康帝求个人情。

“且再等等看吧!看看王泽到底要做得多绝!”

顺天府大牢。

贾蔷被两个牢头推搡着带出了混黑潮湿的牢房。走过长廊,贾蔷只低着头不敢往两边看,他知道那里头都关着许多或是凶恶或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囚徒。不过半天时间竟被提审了数次,他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了,魂儿都下去了一半。

这次贾蔷却被带到一间刑讯室。室内只有几支火把和一盆炭火照明,让本就闷热的刑讯室更显得湿热难耐。

阴影中一把椅子上舒舒服服的坐着一个官员打扮的人,看不清面容。

一面墙上有几条铁索铁环垂下来,正中正吊着一个人,蓬头垢面耷拉着脑袋不知死活,赤裸的上身布满了累累鞭痕。

差役不由分说,也将贾蔷扒了上衣吊锁在墙上,贾蔷只当是要受刑了,不免又是哭嚎又是哀求起来,被人不由分说拿一团腌臜破布堵住了嘴。

一个差役从炭盆中拿起一只一头烧得火红的铁签,吹了吹便狠狠的按在那吊着的人的胸口。

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证明这个囚犯还活着,伴随着一阵皮肉烧焦的恶臭,囚犯头一垂又昏死过去。

“哼,这么不抗揍还敢行骗?简直是笑话!抬下去!”阴影中坐着的人冷声道:“这个新来的所犯何罪?”

差役道:“回大人,也是个行骗的,骗了亲戚家里一万多两银子!”

“哦?”那被称作大人的似乎来了兴趣:“一万多两银子?你这亲戚挺有钱啊!先给他爽爽皮子!”

“是!”差役又在炭盆中拿了一根新的铁签,狞笑着朝贾蔷走去。

贾蔷见了方才那一幕早就吓尿了,这会儿见自己也要遭受这非人拷打,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用舌头将布团顶了出去,大声道:“别烫!别烫!大老爷,我所犯的事都已经交代过了!再不敢有半点隐瞒!还请大老爷跟我家里说,让他们快赔上银子来恕我出去!大老爷,我出去了必有重谢的!”

“哼,出去?你倒是想得美呢!一万多两银子,你还想活着出去?大乾立国以来都没出过这么大的案子!你就等着千刀万剐吧!用小刀一刀刀的把你身上的白肉都割下来,到最后就剩下一副骨头架子,连收尸都省了……”

“我不想死!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了!我是宁国公正派玄孙……”贾蔷几乎崩溃了。

“嘿嘿,我知道你是宁国府的人,我还知道你府上有太祖皇帝御赐的丹书铁劵,能保一条命,只可惜啊,你不是嫡长孙,那块铁卷,要给那个叫贾蓉的用了,你吗,就只好等死了!”

“贾蓉!你个天杀的!当初我们立了字据,若是出事了不能丢下我不管!如今你得了活,反倒要我去送死!我就是死了也要化作厉鬼缠着你!”听到贾蓉能生还,贾蔷彻底歇斯底里了。

“怎么着,你也想活?”那人冷笑着问道。

“想活!想活!只要能活命,我干啥都行!”

“既然这么着今天大爷我心情好,只要你把宁国府里头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跟我说说,兴许我心情一好,就饶了你。”

“你……说话算话?”贾蔷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

“哼,你若不信,只管不说,不过想死得痛快可就难了!来人,行刑!”

“别!别!我说!我都说!”

……

第二天一早,贾瑞正起床要往宁国府里接着去当孝子,一出门却被人拦住了。

“哎呀,这不是我家小苗儿吗!可是有些天没见着你了!”贾瑞笑嘻嘻的说道。

因贾珍死了,可卿暂时没了危险,宁国府最近这段日子又乱糟糟的,故而苗儿不愿意再在宁府里呆着,又自己逍遥去了。

苗儿却一脸严肃:“别美了,现在街头巷尾都在传一些宁国府里的闲话呢!”

“啊?什么闲话?”贾瑞听了心头一凛。

“都是些可难听的!什么贾蓉是贾敬和儿媳爬灰生的,惜春是贾珍和自己的姨娘乱伦养的,贾蔷是贾珍和自己的嫂子养小叔子生的,还有一些可卿姐的……”

“姓王的,我日你祖宗十八代!”贾瑞直接暴走了。

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些隐私的事能在大街上传说,肯定是大理寺卿王泽的手笔,而贾蔷居然是贾珍的亲儿子,这连贾瑞都不知道的隐私事是哪儿爆出来的?

再想想贾蔷的父母也都早亡,贾珍待他如己出,甚至比对贾蓉好上多少倍,按照贾珍行事作风,是他和外房的嫂子偷生了个儿子也不稀奇……

那么这些话定然是贾蓉或者贾蔷在监狱里头扛不住,说出来的!别的他不管,让贾瑞生气的是居然还牵扯到了可卿!

这些混账话若是传开了,可卿的名声可就毁了!自己好不容易保全了可卿的清白,竟然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了!可卿那性子怎么受得了这个?

“贾铜裆?”

“苗儿,我有些事得让你爹帮忙了!”贾瑞铁青着脸说道。

“你该不会是想……”

“葛虎,你去找倪二,告诉他,让兄弟们都上街,尤其是宁荣街这一片,只要听到有人传宁国府的这些话,给我往死里打!苗儿,跟我去找你爹!”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