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书名:美人屠 作者:泽上萤火 本章字数:2308字 更新时间:2021/07/24 15:06:45

他和宋清河几乎是同一时间抽出自己的武器,正要拉弓,就听见身后一声娇喝:

“闪开。”

云归对秣枝说的话始终反应极快,几乎是没有犹豫要不要射出一箭,直接拉着宋清河往旁白你一闪,就看一道剑气从二人身边擦过,砸在客栈的门口。

一时间飞沙走石,两位供奉自然没能忘记之前从客栈屋顶跌落的那一滩血肉,想了想还是决定暂避锋芒。

等眼前烟雾散去,秣枝已经站在客栈的前院里,紫色的长剑插在她脚边,身后是凌乱的尸体,带着淌了一地的鲜血。

“天啊,这要刷多久。”

十七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己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话,果然话音刚落就收获了宋清河看傻子一样的目光。

他很明智地捂上嘴巴站到一边,因为他从秣枝的脸上读出了不耐烦。

他不确定那柄紫色长剑下一秒会不会砍在自己的身上。

“秣枝,你疯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白家二位供奉不过是不愿意冒险闯过那片烟雾,白家的暗卫就已经尽数被杀,就算是白荮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自负了些。”

白家老爷子狠狠地瞪了两个供奉一眼,心里怪罪他们怎么不第一时间冲进去。

秣枝看着鲜血顺着长剑的剑身一点点滴在地上,皱了皱眉。

“你能来杀我,我就不能杀你?”

秣枝厌恶地将脚边的半条胳膊踢走,抬头,冲白荮笑了一下。

“你究竟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影阁?”

宋清河看着庭院中的断壁残肢,不由得又想到那天夜里难忘的一幕,倒吸一口冷气。

倒不是说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秣枝,她只是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能揉她的脑袋,还能揪着她耳朵让她喊姐姐。

秣枝没有去看宋清河等人的神色,也没转头看顾榭,这份峥嵘从来不是对着他们。

云归轻轻笑了笑,冲坐在轮椅上的顾榭揶揄:

“你一定是上辈子积了德。”

顾榭垂眸,睫毛忽闪忽闪:

“天大的德。”

秣枝不知道悠然宗的人藏在哪里,也不知道究竟来的是叫什么杜宁还是程默,她觉得这满地的尸骸已经足够展示自己的态度。

两位供奉没有去看白家老太爷的神情,知道自己今日要是不杀了面前那个小姑娘,大概率是不用回白家了。

正巧,秣枝也没打算叫他们回去。

她觉得一定是自己走了太久,回来又笑得太多,一个个都蹬鼻子上脸,踩着她要去伤顾榭。

十七凑到顾榭身边,问:

“少爷,我看秣枝姑娘是要将这白家杀个精光啊。”

顾榭看了十七一眼,觉得他除了说废话之外没有什么别的作用。

“那你想你家少爷怎么样,这时候善心大发,来一个不要?”

一边宋清河看不下去,有些没好气地说到。

十七哽了一下,觉得这样好像也不对,索性闭嘴站在一边。

顾榭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的性子,更不会这时候说些叫秣枝扫兴的话,更何况他很明白,这是秣枝的骄傲,不应该由他出言践踏。

白家两位供奉虽然承了老太爷的命出山,可是心里还是没将面前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觉得这个黄毛丫头不过是有些本事在身,吹捧得过分了些。

秣枝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她只感觉一种消失很久的兴奋。

像是脱去束缚许久的外衣,她正在享受这种自由。

供奉提剑袭来的时候,秣枝没有动,她想尽力抓住这一点快乐的尾巴,毕竟她的直觉告诉她,再之后,很难有这么快乐的时候。

供奉的长剑在秣枝的手臂上划出不深不浅的两道血痕。

十七惊了,宋清河也吓了一跳。

从他们的角度看来,秣枝几乎是侧身迎上那二人的剑,然后被利刃划过手臂。

十七虽然总觉得秣枝是个疯姑娘,但是从来没有期望她真疯。

白荮也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便是狂喜。她没有想到胜利来的这么突然,

“秣枝!”

“秣枝!”

秣枝冲宋清河和十七摆了摆手,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胳膊,又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

“怎么回事?”

宋清河扯了扯云归的袖子,问。

云归摇摇头,按道理秣枝就算要进攻也应该出剑,但是那剑挡在她身后,又侧身抬手接下供奉两剑就叫云归有些看不明白。

秣枝抬手挥出一剑,自己向前一翻落在云归身边。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是不是还有别人?”

云归一愣,望着说话的顾榭。

秣枝点点头,只看她长剑上一点荧绿,若不仔细看,必然看不真切。

“这是什么?”

“好像不是悠然宗的手段。”

“异族!”

“异族!”

宋清河和云归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人这才发现今日已经不光是螳螂黄雀和蝉这么简单的关系了。

宋清河看着秣枝剑上那一点荧绿,觉得这东西沾上怕是讨不到好果子吃。

这暗处,又藏着多少双眼睛,在虎视眈眈地盯着秣枝。

明抢难躲,暗箭难防,顾榭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是最可怜的那一个。

秣枝长剑在手中一横,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朝那二位供奉冲了过去。

二人还在沾沾自喜,觉得秣枝之前挥出的那一剑也没有多大力道,觉得面前这姑娘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就看见那个手臂流血不止的姑娘居然还有提剑向他们两个人袭来的勇气。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些不屑。

就在这时,秣枝身形忽然加快,整个人像一片落叶,一下被风裹挟着向前窜出老远,等二人回过神来的时候,秣枝已经落在一个人身后。

那个人大吃一惊,连忙要转向一侧,谁知秣枝直接两手从后锁住那人,双腿用力向下一摔,长剑从背后贯穿那人胸膛。

秣枝并没有停歇,也没打算对旁边的人痛下杀手,而是将那长剑抽出,一个前翻站回云归等人身边。

就看一簇火苗忽然在那人的伤口处绽开,然后火势开始蔓延。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